岭外八记(上)

2018-04-15 网络 佚名
收藏

摘要: 岭南五日,跑马观花,以布衣之拙眼,拾得一些细碎珠光,散乱记之。一珠海斗门黄杨山南麓,有金台寺。山湾里有一库碧水,库随山的走势,不是很规整,水和山和树之间还有一根黄腰带,那是冬季枯水期的痕迹,腰带很明显

岭南五日,跑马观花,以布衣之拙眼,拾得一些细碎珠光,散乱记之。

珠海斗门黄杨山南麓,有金台寺。

山湾里有一库碧水,库随山的走势,不是很规整,水和山和树之间还有一根黄腰带,那是冬季枯水期的痕迹,腰带很明显,越发衬得水的蓝,如黄金镶嵌。

碧水的上方,就是金台寺,南宋的时候叫金台精舍。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秀夫君,我来看您来了。

秀夫是陆秀夫,金台寺里其实没有他的像,但和他有关。崖山和金台寺很近,他抱着小皇帝赵昺跳海的那一刻,整个南宋也就不复存在,而几个士大夫,承节侍郎、大理寺丞、翰林学士,为躲避追杀,跑到这里隐居,建了个精舍,用以缅怀那个失去的南宋朝廷,他们读诗吟句,招贤聚会,密谋抗元。现在的精舍,已经成岭南宝刹。

寺内的榕树,应该比较年轻,但根系发达,自由挥洒,尽情生长。它们在无所畏惧,既不怕狂风,也不怕虫子,即便被狂风折了,也依然要生长下去。

桐江陆氏宗谱,将秀夫当作始祖,虽没有找到非常有力的证据,但我从心里是认他的,不管他是不是我的祖先,我们毕竟都是宗亲。

我甚至还为自己取了个网名:春水秀夫,看着像日本名,其实不是,春水是我的笔名,名字中带着秀夫,是对他的尊敬。

南门村,巨大蚝墙让人震撼。

南门村的赵姓老人为我们讲解菉猗堂的声音里浸着激昂,显然,他一直被祖先的精神激励着。

这个堂承接着宋王朝的历史。南门菉猗堂,是赵氏的祖祠,始建于明景泰五年(1454年),宋太祖之弟,赵匡美(魏王)的十五代裔赵隆,他为纪念曾祖赵梅南(1296年~1365年,自号菉猗)而建。

我们都挤到菉漪堂窄窄的蚝墙弄里。这堵蚝墙,规模之大,世上空前绝后。看着我们惊奇的眼神,老人为我们算细账:这蚝墙建于1454年,有65公分厚,每平方米表层有数万个蚝,这墙里都是蚝,几千万个,层层都是。

垒成墙的蚝,奇形怪状,有的像死鱼张大了嘴,有的则如断裂了的山崖,六百多年的风雨,几乎没有什么风化的感觉。轻轻抚摸蚝墙,只能是轻轻的,那粗糙尖厉的表面,极不可亲近,也许,正是这种刺猬式的坚硬,在和大自然的抗争中,它们才保护了自己,蚝的性格,也如那些不屈的英雄,任你如何擂捶,它都不惧怕。

或者,单个的蚝壳,也很容易被捶坏,但数千万个蚝壳兄弟们,组成这么一面墙,它们就成了一个整体,无论你怎样破坏它,它们都无坚不摧,于是就锻造成了一种精神,蚝墙精神,岭南特有的蚝墙精神,它也是集体主义精神的另一种形象诠释。

唐家湾镇,会同社区,有停摆的钟。

我盯住了五层高碉楼上的一座钟,黑黑的,双面,依稀能辨出是个钟,但它早就停摆了。社区里的人说,此钟,从建雕楼的时候起就停摆了,已经停摆两百多年。

虽然问了没什么结果,但我还是忍不住探究。

为什么建好的时候就停摆呢?

几百年前,西洋钟,本来就是新鲜事,此钟在各种运输途中,坏了零件,等装上去后,不好修理,也就随它去了。这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不见得需要什么钟,他们没有这么要紧的事情去赶,他们也不习惯看钟,停摆就停摆呗。即便莫氏家族的人需要,但他们常年在香港澳门,做生意都来不及,他们自己有怀表、挂表,也就不在乎这个什么钟了。

也好,就这么停摆着,它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尽管它的下面是“云飞”两个大字。是啊,几百年来的风风雨雨,早就云飞了散了,反正它已经停摆,反正它知道,即便行走,也终有一天会停摆的。

于是,会同的古村风貌,被认为是珠海保存最完好的。长塘,荷池,古榕,在这里,大陆文化与海洋文化结合兼容,但停摆的钟,我们不能无视它的存在。

美人树。

此树在唐家共乐园里,这里,原来是唐绍仪的私家花园。唐绍仪是清末民初著名人物,做过清政府的总理总办、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山东大学第一任校长。

这个花园建好没多久,唐就将它开放了,并捐给了唐家村,与民共乐。我们见门口有一联:开门任便来宾客,看竹何须问主人。嗯,今天我们也来参观。

园里转来转去,大开眼界。

中西合璧的建筑,融汇古今,各式珍奇,累坏眼睛。一块黄蜡石,说要好几百万,当然是现在的价格。数百株荔枝树,皆为唐绍仪手植,虽深邃荫盛,均已到苍老年纪,几年才结一次果。

我看到了一棵巨高的树,人们称它“美人树”,树的学名其实叫柠檬桉。1931年,唐绍仪请了一批国内知名的文艺界人士,到中山模范县参观,梅兰芳是主角之一,在共乐园,梅手植了这棵树。因树长得高,只好抬头看它,忽然间,它就变成了一个窈窕女子,长裙随风飘舞,婀娜多姿,千般迷人,这就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呀。

梅兰芳本来就是著名花旦,他的角色也大都是美人,我看过他的演出影像,那一招一式,颦笑间,确实是美人的代表。

细观美人树,它的根部,已严重脱破褶皱,甚至有点百孔千疮,但它依然笔直挺立,顶部的细枝,在海风中微微飘扬。我突然觉得,这根部,就是美人的脸部呀,无论人或物,再怎么美丽,总要在岁月中老去。

斯人已去,共乐园常青。唐绍仪是明白人,好东西要与人分享才能永久快乐!

(作者系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作家阳春简介
  2. 2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
  3. 3祝福中国梦——致2017新年
  4. 4春雨淅沥忆春雨
  5. 5十年“护花”路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