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力量

2018-04-15 网络 佚名
收藏

摘要: 在博物馆里看祖先留下的各类文物,那种敬畏之心,是每个人都反复经历过的。由于近代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在国外的一些博物馆,也藏有中国文物。随着祖国的日益强大,关注中国文化的西方民众越来越多,国外许多博物馆都

在博物馆里看祖先留下的各类文物,那种敬畏之心,是每个人都反复经历过的。由于近代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在国外的一些博物馆,也藏有中国文物。随着祖国的日益强大,关注中国文化的西方民众越来越多,国外许多博物馆都制定了保护、展示、研究其馆藏中国文物的计划,加强了与中国博物馆的交流合作。在欧洲、美国、日本,几乎都可以看到中国历史和艺术史,中国传统艺术无穷的魅力,向西方观众述说着中国。同时,中国的博物馆也积极走出去办展,把历史悠久、精彩纷呈的文物精品带到世界观众面前,展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我就是在这个当口,多次去到欧洲的博物馆与他们进行文化交流。

自2000年以来,我应大英博物馆和伦敦大学的邀请多次赴英国参加讲学活动,其间,也受邀在大英博物馆帮助他们整理中国书画。到了大英博物馆,意味着进入了世界各个地区不同的文明历程,英国的文明历程在其中只是较小的一个部分,更重要的是,体现了该馆强化博物馆功能的意识。在一定程度上说,大英博物馆是英国几百年来对内慈善事业的结果,也是对外文化掠夺的自供状。他们的藏品除了在殖民时期的侵占之外,有许多是来自社会各界的捐赠,成为国家慈善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以免票的方式来回馈社会。该馆来年的经费多寡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上一年度参观人数的多少,政府用这样的方式来倒逼博物馆想方设法举办一些新颖的文物展览,吸引观众再次观展,以免博物馆产生惰性。

博物馆书画收藏的来历,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即总有几宗大笔的捐赠,加上零零星星的入藏,构成书画藏品的基本来路。由于西方囿于对汉字的识别和欣赏,不太热衷于收藏中国书法,大英博物馆和其他西方博物馆一样,书画之比差不多是一比十。在大英博物馆收藏的3000多件中国书画中,有1000多件是19世纪广东人绘制的外销画,主要是由雷纳小姐在1877年捐给了大英博物馆。安德生的藏品也是大英博物馆的重要进项之一,从1842到1900年,他一共卖给大英博物馆3500件文物,在其中的2400多幅绘画里,有146幅是中国绘画。在1910年2月17日,一个只留下姓韦格纳的妇女将100多件中国绘画捐给了大英博物馆,悄然而去,至今不知其名,捐赠不留名者颇为少见。还有一些捐赠,如20世纪初,莫里森在1910年至1930年间给了大英博物馆100多件绘画。欧彭海姆向大英博物馆捐献了590件文物,其中143张是绘画,等等。

有意味的是,大英博物馆也在收藏当代中国画,条件是无偿捐赠,他们甚至将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宣传画印刷品也纳入收藏范围。欧洲有的博物馆,大胆接受捐赠的当代艺术品,一律照单收下,先封存50年,50年过后,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艺术品,才正式入藏,否则就自然淘汰了。

西方国家认识中国绘画经历了百余年的过程,由于荷兰殖民主义者在17世纪初就侵占领了台湾,他们是西方较早研究汉学的国家,而英国就晚了许多。1903年1月7日,英军大尉约翰(1870~1937)将在北京的战争所得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卷售卖给大英博物馆,他们还不知此为何物,只根据画上的玉质轴头和别子,给价25英镑,实在是令人心酸。100年后,大英博物馆为《女史箴图》卷举办了一个大规模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其盛况可知中国文物在西方世界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

文化的力量是建立在国力强盛的基础上,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中华历史文化赢得国际学界的研究和探索。我最近遇到伦敦大学荣誉教授韦陀先生,他已经80岁了,这位老艺术史家感慨地说:中国的进步与发展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当一个国家的文化走出去是否受到对方国家的认同,我以为要看两头,一头是知识界,另一头是政府高层,当这两头形成合力的时候,社会公众才会有相当大的热情来关注这个外来文化。

2004年春天,我作为中方策展人在巴黎大宫殿博物馆举办大型综合性文物展览《神圣的山峰》,这是2004年中法文化年的重头节目。当时,我在筹展中看到法国同行对中国文物的研究已不是简单地用兴趣两字能概括了的。法兰西研究院是欧洲最著名的文化艺术研究机构,曾邀请我给该院的数十位院士作一个题为“中国早期绘画的鉴定与研究”的学术报告。在到场的院士中,我看到了崇拜已久的几位大师的面孔——赵无极、朱德群等,他们全神贯注的神情完全忘了我的年岁比他们小一辈,这不是对我个人的态度,而是对中国古代文明的敬重之情。在午餐会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院士对我举着杯,激动地说:当你们中国创造出早期灿烂文明的时候,欧洲的许多民族还在山洞里,不可想象啊!

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要到大宫殿博物馆出席《神圣的山峰》的开幕式,经中国驻法大使馆与总统办公厅的商议,由我全程负责介绍中国展品。一国总统参加一个文物展览的开幕式是不多的,希拉克在欧洲是出了名的中国文物通,我听说他能够准确地鉴别中国早期青铜器的时代,并且能和我国的专家进行学术探讨。果然名不虚传,当他看到两块青铜器的说明牌时,提出两个牌子摆错了,当下就叫博物馆馆长赶快调换。我想了解一下他对中国古代绘画的认知程度,问他:“您最喜欢哪几件山水画?”他指着明代沈周、文征明、清代石涛等七八件山水画说:“这件、还有那件、那件……”要知道,这几件是本展览级别最高的展品———一级甲等。我跟他开玩笑,建议他退休以后到中国来参与文物定级工作。

法国人民的血液里浸透着浪漫和艺术,当他们与中华民族的文化相遇的时候,是可以用心灵来交流的。法国政府为了回报这个展览以及中法文化年的系列活动,特地将埃菲尔铁塔装上了千万盏红灯,“中国红”染透了整个埃菲尔铁塔,远远看去,在春夜里的蒙蒙细雨中发出了暖人的光亮,映红了香榭丽舍大街行人们的轮廓。巴黎的朋友告诉我说这是法国人民极为热切地表达了尊重中国文化的情感。是什么能让中国文化收到这样浪漫有加又崇高无比的礼遇?我在思忖:这是文化的力量

(作者系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作家阳春简介
  2. 2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系列活动
  3. 3祝福中国梦——致2017新年
  4. 4春雨淅沥忆春雨
  5. 5十年“护花”路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