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影日常:毛旭辉的图像经验

2018-03-08 网络 佚名
收藏

摘要: 毛旭辉用为不同的日常之物做“肖像”的方式对社会变化和个人存在进行回应。大毛给物作“肖像”,但不是画静物,而是“物语”,借用日本的“物语’”,意思就是故事和叙事。这个故事不仅仅是那些日常物什的故事,也是大毛的甚至是社会的故事。 ——高名潞《

  毛旭辉用为不同的日常之物做“肖像”的方式对社会变化和个人存在进行回应。大毛给物作“肖像”,但不是画静物,而是“物语”,借用日本的“物语’”,意思就是故事和叙事。这个故事不仅仅是那些日常物什的故事,也是大毛的甚至是社会的故事。

  ——高名潞《大毛物语:灵魂的造像》,2010年

  日常性给了我非常真切的启示。所谓的“日常性”,就是说艺术家描绘了普遍而平凡的生活。题材来自日常生活的物品、形象和情景。对这些日常生活的描绘,渗透了艺术家非凡的敏感性和对事物及人生长时期的思考。培根、巴塞利茨、古斯顿的绘画都具有“日常性”的特点。他们并不是那种碰到什么就画什么的人。他们也不是在做写生课程。他们抓住了日常生活中各自偏爱的那些部分和片断。日常生活是不断变化所形成的海洋。尽管它有许多古老的规律和节奏,但它总是无法穷尽的。一个人是无法穷尽的,但艺术家能够从自己“占有”的那一部分资源创造出一种独特的世界。一个与现实(日常生活)有关,又有所超越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是艺术家对客观现实和人生总的看法。

  ——毛旭辉《绘事有思》,2012年

  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说“艺术”作品是通过形式来制造审美快感的作品,克莱夫·贝尔(Clive Bell,1881-1964)说“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他们都强调了色彩、线条等形式要素的独立存在即能触发审美情感的功能,却也刻意强调了“形式”与“内容”的对立,宣扬纯粹物理性运动产生的审美意味,从而回避“经验”与“意味”的伴生。“经验”就是内容,是形式审美的心理基础,也是形式语言的组织规律。换言之,经验即是日常情感,是以叙事、记载、传达信息、表达思想、宣扬道德为目的的,尽管不免现实的、功力的目的,但与完全非公立、完全超越的审美情感的形而上相比,日常情感才是更容易被唤起,更容易被理解的情感方式。这样悖逆克莱夫·贝尔的审美理论不一定正确,然而,笔者坚信在艺术形式的审美创造中,没有绝对二分的形式与内容,也没有绝对二分的日常情感和审美情感,艺术作品的形式语言即可视的内容,艺术作品的内容即形式的意蕴。日常情感或者说日常经验,可以是渺小的、平凡普通的,也可以是伟大的、轰轰烈烈的;可以是敏感的、易碎的,也可以是坚不可摧的、永恒的。“日常”从词义上理解,本身就是“永恒”的意思,出自《宋史·乐志十四》:“乾健坤顺,羣生首资。日常月升,四时叶熙。”日升月落,四时交替是宇宙的永恒规律。无论何种审美体验,都取决于形式构成和情感生成的方式。

著影日常:毛旭辉的图像经验

《No.1不要偷我的车》39x28cm,纸本水墨、炭笔淡彩,1996年10月

  “日”“月”已经悄然将经验的属性从规律引向了具体的物,物是日常最朴素的证明,当然,物也是“日常”的高度概括。在我国文学史上,“咏物言志”或“托物言志”的艺术创作手法有着悠久的传统,按照南宋理学家朱熹的推论,《诗经》“六义”中的“兴”即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的创作手法。南北朝文艺理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言:“应物斯威,意物吟志”,物是主体与世界联系的客观证明,哪怕微不足道,但是最真实的,也是最亲密的。在西方文学中,经常采用的“象征”修辞,也是一种借具体事物、形象,表达某种抽象概念、思想、情感的创作方法。都是借物以抒情,都是赋予某种意象以人格化特征,借助这个具体之“物”,使表达更生动、更巧妙、更具有感染力和说服力。不同的是托物言志在文化意义的传达上比象征更明确,而象征的不确定性恰恰是符合日常的丰富性和变化规律的。

  开篇引用古今中外的艺术理论铺垫毛旭辉的图像经验,似乎是在找噱头,然而事实是,毛旭辉的艺术创作就是对日常的礼赞,是借物的形式表达主体意志的狂欢,同时也创造了以物为形式的意味。正如毛旭辉所言,“日常性”给了他非常真切地启示,日常性就是现实的真实。街道、百货商店宿舍、盘龙江边的夜晚,躁动的或冷峻的人体,红砖砌起的楼房,杂乱的小区,药瓶、可乐、剪刀以及倒下的靠背椅……一系列日常性的物品在毛旭辉的画面中象征着安宁、真实、炽烈、肃穆、孤独、悲伤、权力、永恒等人文色彩。平凡什物在文化质感中折射出尊贵和光荣,尤其相较一切权力阶级所鼓吹的伟大的行动、理想和事业。文学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1832)说:“紧紧抓住现在。每个状况,甚至每个瞬间都具有无尽的价值,因为他们代表了永恒。”现在即当下,当下通往永恒?这是一个哲学话题,有完善的论证体系。但它的重心在于,它指出了瞬间通往永恒的媒介,那就是“瞬间”和“状况”本身,是证明它们存在和的确发生过的具体的物的证明。毛旭辉的“物”就是“他”的证明。

著影日常:毛旭辉的图像经验

《日常史诗·啤酒》40x55cm,纸本水粉,1993年

  《日常生活是重要的》是毛旭辉作于2013年的一段手记,他说:“形而上的困境,要用形而下的日常生活来化解。它不一定能找到答案,但可以缓解。不用僵持在前沿的悬崖上,人只要想到有神的伟大,把自己放低没有什么不妥。何况日常生活是我们作为人的基本存在方式,一个健康的人都会热爱日常生活,也就是说热爱巿俗的人生。这并不妨碍对形而上、对神的思考和靠近。我觉得要是因为对形上的思考过分,就是发生了对形下生活的厌倦,这会把我们人生弄得很悬,

  一旦失衡会毁掉自己的人生。日常生活是作为人的支点,形上是一个远方的召唤,

  它的意义是对人生的充实。尽管它是一个空。这个空的作用是调节过于繁琐的日常生活,因为有空,我们才可以看清生活的意义。”这似乎是他对之前三十多年的绘画工作始终关注日常图像的解释,他是在日常中寻找破解精神困境的答案。也如,毛旭辉在1994年3月的手记中所言:“绘画对我而言,是指留下那些难以忘怀的东西,这些东西是由形象保留下来的,通过绘画它们留了下来。当我不知道画什么的时候,就要经过一段时间沉默,去审视我的内心。最终我得回到内心中最深入的那些形象、情调、感觉。当再次找到这些东西时,工作便会继续下去。”这个时期,是他“日常史诗”系列作品的创作高峰期,椅子、剪刀、钥匙、茶杯等日常物象的形象在他的画面越发明确和突出。这些日常用品的不可或缺,也是艺术对于生活的不可或缺,是创作对于艺术家的不可或缺。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吴冠中:关于抽象美
  2. 2陈伟农:水墨的力量
  3. 3写意花鸟画构图浅说
  4. 4杨春华:画“美丽的菩萨”
  5. 5关于古代春宫画的研究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