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农:水墨的力量

2017-03-01  
收藏

摘要: 我们已经熟知陈伟农的中国水墨画,但在FLICHY 画廊我们又发现了他才华的其他方面。水墨依然存在, 一如既往地强大有力,几乎令人担忧, 这正是其独特之处。它们充满了侵略性, 紧扣你的视觉和精神。他的用墨还是那么黑, 即便渗透展开无尽的无序可循的灰色

  我们已经熟知陈伟农的中国水墨画,但在FLICHY 画廊我们又发现了他才华的其他方面。水墨依然存在, 一如既往地强大有力,几乎令人担忧, 这正是其独特之处。它们充满了侵略性, 紧扣你的视觉和精神。他的用墨还是那么黑, 即便渗透展开无尽的无序可循的灰色层次。这些水墨是陈伟农绘画艺术的基本要素。

  我们还看到了他的油画(笔之舞, 龙之舞),色彩很黑(让人想起我们苏拉吉),却让人感到如释重负。这些画没有讲求几何般精确,它们没有“精雕细刻”。

  这位艺术家还是书法家。他的抽象书法,如那幅(220x380厘米)的大作品,表明这位不同凡响的艺术家远离了焦虑。他的“书法”, 如果我们可以这样称之,没有由象形文字构成。在书法作品里陈伟农拒绝了一切所继承和所学习过的学院派, 他在这里再一次表现了他的独创性。

  此次展览的其它作品也许表明这位艺术家了解他的同胞赵无极的作品。但是他却极力避免去模仿,他要展现自己的独特创造性,我为此要提到他的这一小幅作品(初始, 80x60厘米),在黑色的背景下,中央是红色的字符, 既充满了美感又强烈至极。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陈伟农为人所不知的多样的伟大才华。

  Bernard BRIZAY

  贝尔纳·布里泽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吴冠中:关于抽象美
  2. 2陈伟农:水墨的力量
  3. 3写意花鸟画构图浅说
  4. 4杨春华:画“美丽的菩萨”
  5. 5关于古代春宫画的研究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企业简介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