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朱玉璋

2018-07-19 本站原创 洪莹
收藏

摘要: 朱玉璋,号泰玉,1937年4月生于安徽萧县。原任萧县财政局纪检组长(党组成员,副科),已退休。现为中国老年书画学会理事、中华老年书画联谊会会员、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老年书画联谊会会员、中国



朱玉璋,号泰玉,1937年4月生于安徽萧县。原任萧县财政局纪检组长(党组成员,副科),已退休。现为中国老年书画学会理事、中华老年书画联谊会会员、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老年书画联谊会会员、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会员、安徽省毛体书画研究会会员、北京世界艺术家协会理事、世界朱氏联合会书画家协会名誉会长、宿州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萧县美术家协会理事、萧县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萧县毛体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萧县老年大学文学书画院副院长、安徽省太白楼诗词学会会员,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研究员。东方名人经纪(北京)书画院名誉院长、一级书画师,南京长江书画艺术学院名誉院长、一级书画师,《中国书画导报》签约书画家,北京华夏神韵书画艺术研究中心一级书画师,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一级书画师,安徽省老年书画联谊会高级书画师。
 
被安徽省委宣传部评为第三届安徽省“书香之家”。曾获首届中华100名书画家“中华英才”荣誉称号,中国书画家协会“德艺双磬书画家”称号,上海世博会“世博中国题贺艺术名家”荣誉称号、“中国文艺终身成就艺术家”荣誉称号,中国书画学会、中国文学艺术家联合协会“中华艺术形象大使”称号。
 
1999年4月起进修于安徽黄山书画院,在萧县老年大学研习书法十五年,2011-2013年在《中国书画导报》书画研修班进修并被评为优秀学员。先后师从刘艺、苏士澍、周彬、黄金亮等导师。
   
书法作品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安徽财税报》《书法之友》《今古传奇》《书画界》《中国书画导报》《书法报》及安徽电视台影视频道“大话娱乐”栏目等多家媒体发表,参加全国各地书画展赛并多次获奖,对残疾人和四川汶川地震灾区及贫困人口捐献作品多幅和义卖支持。出版有《朱玉璋书法作品集》。中国国际集邮网《中国集邮》发行朱玉璋书法专题邮票。
 
《中国书画导报》社长、总编黄金亮先生评:朱玉璋先生将丰富的情感化入书法的点线之中,或澎湃如海涛,或缠绵如溪流,或顿挫如群山,洋溢着一种阳刚、雄强、正大的气象。他在笔法和墨法上大胆变化,不断追求曲与直、藏与露、方与圆、断与连、枯与润、行与留、疾与止、平与侧等矛盾元素的辩证统一,从而让我们能够看到一种气宇融合的精神境界。

 

打通行书的“任督二脉”
朱玉璋

学习行书,必须先要了解行书的特点。行书是介于草书和楷书之间的一种书体。它不像草书那样“笔走龙蛇,龙飞凤舞”,也不像正楷那样中规中矩,“正襟危坐”。行书较之草书,虽然有时也有点画的连绵,但不像草书那样喜欢“偷懒”,笔画之间常常互相假借。较之楷书,它的笔画之间则是既有减省,又有相连。可以说,它和以上两种书体都有点“沾亲带故”,所以唐朝张怀瓘说:“不真不草,是曰行书。”了解了行书的特点,我们才能进一步掌握它的基本特征并做到准确临习。

想写好行书,光了解它的特点远远不够,还有必要追根求源了解一下它的“前世”。行书起源于汉代的隶书。隶书很美,但书写法则也很多,诸如线条起止要求藏头护尾,笔画之间不萦带,讲究笔笔断开,主笔横画讲究“蚕头雁尾”的装饰之美,这些法则使隶书写起来比较慢。我们的祖先在当时科学不发达的情况下,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在隶书的基础上创造了书写起来相对简单的行书。所以行书用笔是比较快的。那么如何既有速度又保证书写的质量呢?我们的先人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总结了很多行书的技法,最主要的有两点,我形象地谓之为行书的“任督二脉”。人体的“任督二脉”系指人体主导气血的经络。书法亦讲究气血以及筋骨。

首先,行书解散了隶书那套繁琐的法则,大大提高了书写的速度。速度的提高为行书“气血”运行增加了活力。比如横画,隶书大致分六步,包括逆锋向左入笔,折锋向下轻按行笔等。与之形成对照的是行书的横画特别简单:先露锋起笔,顺势入笔,行笔,结尾顿一下或直接出锋即可。不单单是横,其它笔画也是如此,无需左右上下迂回。行笔时以滑翔的速度为主,决不搞“平均主义”,当快则快,当慢则慢(这也是书法的节奏产生的原因)。所谓“滑翔”是让笔在起笔处发力,就像射箭一样,先通过拉满弓产生巨大的爆发力,然后把箭射出,让它快速地落到实处,行笔过程则是由滑翔的惯性所造成的结果。这样便大大提高了书写速度。如王献之的《中秋帖》中的“中秋”、“不复不得”等都是凌空顺势下笔,一口气写了六个字,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通篇如行云流水般流畅洒脱。

写行书为什么非得强调速度?因为我们学书法就是学古人,学古人就应了解古人。在那个主要靠手书写的年代,慢是不能适应社会需求的。我们临的很多著名碑帖,像《中秋帖》 《祭侄稿》 《兰亭序》等等,书家在创作它们时,都是快而挥洒自如的。当然,我在这里强调速度的重要性,并不是让大家一味地追求“龙飞凤舞”,为了笔画的厚重与书写的节奏,我们写行书时,该快的时候快,该慢时还是要慢的,只是相比较篆隶,它的速度明显加快。

其次,行书讲究呼应。小到一个字,大到一行,乃至整幅作品都要有起承转合,都要“气血”流动顺畅、平稳。这种呼应既表现在笔画与笔画之间,也表现在字与字之间。关于这一点,沈尹默先生阐释得非常生动易懂。他说:“前人往往说行笔,这个‘行’字,用来形容笔毫的动作是很妙的。笔毫在点画中移动,好比人在道路上行走一样,人行路时,两脚必然一起一落,笔毫在点画中移动,也得一起一落才行。落就是将笔锋按到纸上去,起就是将笔锋提开来,这正是腕的唯一工作。但‘提’和‘按’必须随时随地相结合着,才按便提,才提便按,才会发生笔锋永远居中的作用。这好比行路,脚才踏下,便需抬起,才抬起行,又要踏下,如此动作,不得停止。”在这里,沈党生把行书的书写形象地比喻成两条脚走路,一个抬起,另一个必然落下,这其实阐释的就是呼应问题。

我们先看笔画与笔画之间的呼应,如颜真卿的《祭侄稿》中的“庚午”的“午”字,我们循着第一个横的末笔的笔势能很容易地找到第二个横画的起笔。另外还有“使”“持”“节”等字,笔画之间的呼应都非常紧密。所以,我们在读贴和临帖时都要注意单个字笔画或笔意之间的这种萦带关系。

另外,左右结构的字,左右两部分之间也存在呼应关系。如《圣教序》中的“源”“牧”“能”等字,其相对独立的左右两部分通过牵丝萦带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增强了整个字的紧凑感。

上下字之间也讲究呼应。这种呼应主要靠连接,字与字之间的连接,有的靠游丝,有的则是靠笔画的势。我们循着上一个字最后一笔的走势顺藤摸瓜就能够很容易寻到下一个字的第一笔。即通常所谓的“笔断意连。”如《兰亭序》中的“夫人之相与”中,由“之”的最后一笔捺画的势很容易找到“相”的首笔。又如《祭侄稿》中出现了很多小组合,“使持节”、“亡侄赠赞”等这些小组合靠游丝实现呼应。到了王献之,更是字字相连,被形象地称为“一笔书”。如《中秋帖》。

行书的这种点画与点画之间、偏旁与偏旁之间、字与字之间,以及行与行之间的呼应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行气”。一件成功的书法作品必然是行气贯通,浑然一体的。否则上字下字谁也不理谁,犹如一盘散沙,如同一个没有“精气神”的病人,是谈不上什么艺术美感的。

当然,行书的书写技巧还有很多,如单个字笔画的粗细、浓淡、枯湿,整幅字要注意章法的行距、流畅、跌宕、厚重感等等,这些也是写好行书必不可少的条件。但初学者只要掌握了以上主要的两点,学习行书将不再困难。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书法家范硕
  2. 2书法家朱玉璋
  3. 3书法家张景效
  4. 4书法家唐衍功
  5. 5书法家周辉煌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