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厚祥访谈

2019-11-22 整理 编辑部
收藏

摘要: 王厚祥 号稷山 1963 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廊坊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采访时间: 2013 年 6 月 11 日 采访地点: 河北

王厚祥

  号稷山

  1963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廊坊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采访时间:2013年6月11日

  采访地点:河北省廊坊市

  王厚祥:真正好的作品就是这样没有设计,没有提前的设计,然后就这样很随意地写下来。有时候草书为什么跟酒有关系?因为人喝了酒之后,把技法的东西、规范的东西都忘掉了,没有了设计全部靠下意识,然后去写一种精神、一种思想、一种感情。但有一点就是真正喝了酒能写好字的书法家,是基本功特别好的书法家,不是哪样的书法家喝了酒都能写好,因为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东西还需要法度特别严谨,这才是好作品。

  记 者:王老师好,您是从小开始练字的吗?

  王厚祥:从小开始练字。

  记 者:您说说您的经历吧。

  王厚祥:我从上五年级的时候开始练字。我的启蒙老师是我的父亲,我们家应该是一个耕读之家。我父亲上了有五六年的私塾,我爷爷那一辈,我二爷是一个文人,是老杨村师范毕业,上世纪30年代杨村师范毕业,很有名的杨村师范,百年老校,他是那儿毕业的。所以我父亲他们这一帮哥们儿都上了五六年的学,这在农村里面就算是有文化的人了。他平时村里有红白喜事,给人家写写字,然后春节的时候给大家写写春联。我当时看了就非常感兴趣,特别是春节的时候,大红的彩纸那种氛围,然后很浓很亮的那种墨写在上面,非常感人。我是在那种情况下,跟我父亲一笔一画学了。后来到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也让写大字,当时写大字,老师对写的好的就画圈。因为我跟我父亲学,有一点基础,所以得的圈比较多,这样就积极性越来越高。然后到高中的时候,在学校里面也算是写的最好的,当时包括学校里面的一些大会的标语、黑板上的那些挺大的粉笔字也都是由我来写的。直到高考的时候,那时候特别忙,夏天,中午三个小时休息,我还要写一个小时的字,临一个小时的赵孟頫的《妙严寺碑》,大楷。那时候正开始练悬肘,写楷书,手抖动很大的。现在一点也不抖了,就是当时练的,练一个小时。然后学校西边有一个河,一猛子扎下去,洗个澡,上来再休息一会儿,下午再上课,是这么坚持的。到了我上了中专,通过一个老师,认识了我在廊坊的老师高鸿源老师。真正领我进艺术大门的是高鸿源老师,当时他是廊坊书协的主席,跟高老师学了很多年,包括艺术的,包括做人的,包括艺术跟做人的关系,方方面面,受高老师的影响很大。后来随着参加活动,又认识了沈鹏先生。90年代初的时候跟沈鹏先生学的比较多,联系比较密切,一两个月到沈鹏先生家去一趟。沈先生一般给我们讲一个小时左右。到后来,沈先生当了中国书协主席之后,就比较忙了,有一段时间就联系不太多了。但是先生一直关心着我,有时候他看到哪个展览里我的作品,就给我打电话,说你的作品怎么怎么样。比如九届国展,我获得了提名奖,他给我打电话。他说厚祥你九届国展上的字写得很好,有《平复帖》的感觉。平复帖是小草章草的那种感觉。但他说你要坚持你的大草方向。他把握着我的方向。因为他认为我是适合写大草的,怕我走到其他的路子上去。

  记 者:我觉得在人生的道路上有名师指点,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儿。

  王厚祥:就是,后来在我学草书过程当中,还有两个老师对我影响特别大,一个是张旭光老师,一个是胡抗美老师。实际上我写草书的方向是张旭光老师帮着我确定的,在2000年的时候,我写了一张草书的字,给张旭光老师看,张旭光老师说,原来一直觉得你楷书写得好,不知你的草书写得很好,你写得有晋人的感觉。因为张旭光老师是大家,所以对我的鼓励也特别大,我回来就开始写草书。又过了一年半,我写草书给他看,他说厚祥你真是一个写草书的材料,我给你一个任务,你用五年的时间解决识草问题,做草书方面的专家。就是古代的草书,现在的草书,拿过来就能认识。我特别认真地按照老师说的去做,我用三年的时间解决了识草问题。胡抗美老师则对我草书从技法到审美思想都给予了深入的指导。

  记 者:您刚才说,原来您是楷书写得很好。

  王厚祥:是的,我写楷行书写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楷行书都上过国展,上了“兰亭奖”。

  记 者:最后选择这种狂草书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

  王厚祥:对。

  记 者:为什么?

  王厚祥:最主要的还是自己喜欢,因为写了将近三十年楷行书,其他的书体也写,隶书啊、篆书啊,都写过。经过了这个阶段之后,你会懂得自己更喜欢或者说更适合写哪种书体。

  草书为什么难?有两点,对草书家有两点特殊的要求:第一,基本功要特别好。我常常说,没有三十年的很好的楷行书的基本功,不要写草书。你也可以写,但很难出成绩。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对书家的性格有特殊的要求。因为草书它是感性的东西,没有草书的情怀,没有草书的性格,草书也是写不好的。字如其人,如的就是人的性格,如的是人的性情。比如说毛主席,就是适合写大草的那种性格,他能写得开,你给他一个信封,这个信封写两行、三行,也会写得满满的。一张16开的纸写一封信,他前面写了几行,内容写完了,后面还有三分之二的位置,一个“毛泽东”把它写满,有这么浪漫的吗?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写的,这就叫草书的性格、草书的情怀,这是天生的。周总理是不会那样子的,周总理的字里面很少见到一个长的笔画。

  记 者:这是天生的。您跟我们说说您的性格吧。

  王厚祥:我的性格呢,应该说有理性的一面,这是肯定的,因为我做了多年的行政干部,当领导干部也当了这么多年,没有理性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也有很性情的一面,我曾经讲课时给他们开玩笑,我说一个草书家,一个想写好草书的人,如果在什么情况下都没有喝醉过酒,他肯定是写不好草书的。它是检验性格的,碰见多好的朋友,我都喝不醉,碰见多好的老师,对我多好的老师,我也不肯跟他喝一杯酒,我怕伤了我的身体。这样的人肯定是不适合写草书的,因为草书需要一边写,一边生发,需要激情的。草书需要激情的,靠激情去推动创作。而且激情在丰富地变化。你像我写长卷,比如这次“三名工程”的长卷,它各个阶段,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必须写得很丰富。不能像写楷书长卷一样,看了一尺宽就完了,后面不用看了。这个不是,一段一段肯定是都不一样的,这一段比如是墨比较重的,这一段是墨比较轻的;这一段是比较凝重的,这一段比较飘逸的;这一段是方笔的,那一段是圆笔的。这一段完全是干笔画的,干笔画里面还要有丰富的变化,这些线如棉团,这些线如云朵,它是非常非常丰富的。而这些丰富的变化都是随机的,绝对不是设计出来的。所以这些东西全是人性格上的东西。

  记 者:您做了多年的行政工作,行政工作要求自己无论做人做事都要严谨,但是大草恰恰把您内心的这种情绪激起来了,完全表现出来了。

  王厚祥:对。

  记 者:所以您特别喜欢写草书,最后选择了草书作为自己的方向。

  王厚祥:对。

  记 者:跟我们再说一下吧,您写草书的时候是一种什么状态?

  王厚祥:天真、自由、浪漫、雅逸、神奇,这些都是每个人想追求的东西。而这些在生活的很多方面是不能做到的,只有在艺术表现上你可以做到。它生活当中的这个度你要把握得特别好。在艺术上也需要度,但艺术把握的度是技术层面的度,可是在情感上,在情感的表达上,你可以放得更开,你可以更随意。一张白纸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写怎么写,是吧?你这个字想写大,那个字就大,想另一个字小,另一个字就小。你想留多大的白,我有时候写八尺整张的字,一条线可以画一米多长,一个长竖我可以画一米多长。

  记 者:很畅快的感觉。

  王厚祥:对啊,就是,那是自由的。人们欣赏草书,其实很大程度上欣赏了草书的自由,这种自由是从别处找不到的,从草书里面能找到,自由、浪漫、豪情,这种东西草书里面能找到。所以人们欣赏草书,它是能超越生活的。人们平常只能生活在一般规范的生活里面和工作里面,可是为什么人们欣赏艺术?艺术这东西来自于生活,高于生活,超越生活。

  记 者:您写字最痛快的一次还记得吗?比如跟特别好的朋友喝了一场酒,然后创作了一幅特喜欢的作品,特别开心的那种。

  王厚祥:那样的时候很多,很多。比如我十届国展的获奖作品。前年,我是跟一个朋友在隆化,一个企业家请我们去写字。晚上喝了好多酒,然后他们都休息了,只有一个朋友跟我在那儿,他给我抻纸,然后我就在那儿写。一晚上我喝的那点酒劲,一直写到夜里两三点钟。逮什么纸写什么纸,大张的,小张的,各种形式的,各种感觉的。飘逸的东西,凝重的东西,连的,断的,最后一卷回家了,回来之后,正好投十届国展,打开选了一张,投去获了奖。后来那张获奖作品还获得了中国书协的年度佳作奖。年度佳作奖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中国书协在这一个年度的全国获奖作品里面再选出十五件作品评奖。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书法家范硕
  2. 2书法家徐炳芳
  3. 3书法家崔传杰
  4. 4书法家张文高
  5. 5书法家朱玉璋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