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十年创新 推动电子书阅读器阅读潮流

2018-01-11 网络 佚名
收藏

摘要: □任晓宁 亚马逊中国副总裁艾博儒在“挚爱阅读”2017亚马逊年度阅读盛典上致辞。亚马逊中国 供图 2007年11月19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索斯在美国发布了第一款电子书阅读器Kindle,贝索斯解释生产这款产品的愿景时说,希望任何人能在60秒内获得任何语言的任

  □任晓宁



    亚马逊中国副总裁艾博儒在“挚爱阅读”2017亚马逊年度阅读盛典上致辞。亚马逊中国 供图

    2007年11月19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索斯在美国发布了第一款电子书阅读器Kindle,贝索斯解释生产这款产品的愿景时说,希望任何人能在60秒内获得任何语言的任一本书。

    Kindle很快得到了市场认可,第一款设备上市5个小时全部卖完,并由此展开突飞猛进式增长。在美国,在英国,在全世界170多个国家,Kindle都受到读书人的追捧,当然,也包括中国市场。

    2012年年底,亚马逊中国在中国市场开始发力,并取得了一系列漂亮的成绩。迄今为止,中国已经是Kindle全球最大的设备销售市场,5年间上线的电子书有50万种,并且中国的一些阅读特色也影响了全世界。

    2017年12月15日,亚马逊中国在北京召开年度阅读盛典,回顾Kindle10年历程以及在中国近5年的发展。可以说,Kindle10年,见证了全球电子书市场从无到有的诞生,更见证了中国数字阅读行业的蓬勃发展。

    数字阅读大普及

    2012年,中信出版集团就已开始筹备与Kindle的合作。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经理汪媛媛回忆当时情景时说:“Kindle对推动中国电子书阅读做了很重要的贡献。”她解释说,当时没有成熟的数字阅读平台,正版出版物很难通过数字化方式传递到用户,并且,当时出版社对数字化业务并不太了解,尤其对一些基础工作感到摸不到头脑,这时,在国外已经运作成熟的Kindle团队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并愿意投入一些资金来帮助出版社,从而开启了数字阅读市场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译文出版社通过与亚马逊中国配合进行联合营销,收入屡创新高,月回款从22万元一路飙升到50万元。商务印书馆也不断加速补签数字版权增加上线品种,目前其超一半以上的选品为Kindle独家上线,商务印书馆最重要的图书系列之一“汉译世界学术名著”系列,已经上线电子书数百个品种……据了解,亚马逊中国目前已经与全国680余家出版社及出版机构进行合作,在Kindle书店中可供用户选择的电子书种类已经达到50万种。

    “Kindle的问世让很多用户第一次有了专门用于阅读的设备。以前人们没有办法带着很多书出差、旅游,因为有了Kindle,阅读变得更加方便,也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亚马逊中国副总裁艾博儒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是数字阅读带给人们的最大改变。

    年复一年,读书的设备在变化,电子书的内容也在发生变化,除了出版类电子书外,现在读者还可以在Kindle上看漫画、读网文。艾博儒说,亚马逊一直坚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帮助用户把想读的书引进到Kindle上来。“这不仅仅是中文的‘全民阅读’的概念,也是‘全球阅读’的概念。这是我认为的这些年来Kindle最大的进步。”

    纸电同步成为寻常

    在去年12月15日的2017亚马逊年度阅读盛典上,有一个令人瞩目的“2017亚马逊中国年度纸电同步先锋奖”,译林出版社、磨铁图书、中信联合云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机构获奖。他们也用自己的成绩回答了一个业界争议许久的问题:纸电同步不会影响纸书销量。

    汪媛媛告诉记者,2017年,中信把纸书团队和电子书团队进行整合,在重点图书方面,他们要求纸电同步做到100%。磨铁图书总编辑魏玲表示,2017年,磨铁将电子版权业务发展指定为公司发展重点方向之一,同时要求注重实现纸电同步,特别是新书重点书。译林出版社也透露,今年推出的《试刊号》《日本新中产阶级》等书,通过纸电同步的形式,获得非常好的销售结果。

    这与亚马逊中国分析的结果不谋而合。亚马逊中国的数据显示,2017年重点书籍纸电同步发行的比率与去年相比增长近60%,纸书和电子书同步发行渐成趋势。同时,纸书和电子书的相互促进效应明显,数据显示,2017年上线的纸电同步图书销量为同期非纸电同步书的3倍多。

    “电子书对书的生命周期的延长起到了正向作用,因为纸书会受到印数、库存等一系列的限制,可是在Kindle这边完全是优势,包括我们近期推荐的《金庸作品集》,大概上线两个多月,销量就走到了前列。这些作品已经出来非常久了,很多人之前读过纸书,可是他依然愿意买电子书,以供他休闲的时候阅读,这是阅读场景化的分解。”艾博儒这样解释。

    最近上线的电子书《沙丘3》也是一个典型案例,据亚马逊Kindle中国区内容运营总监李霜天透露,之前《沙丘2》也是在亚马逊平台发布的电子书,这本书当时没有选择纸电同步,销售上因此受到了一些影响。到了《沙丘3》的时候,出版社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要求同步上线,目前销售状况非常好。

    “纸书和电子书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满足用户在不同场景下的需求。有些人既买纸书又买电子书,有些人是在这一类书买电子书,那一类买纸书,或者是在不同的时间段读不同介质的书。”李霜天说,二者并不冲突。

    汪媛媛则认为,纸电同步是出版社必须看到的一个现状,“未来‘90后’‘00’后是长在屏幕上的,电子书就是他们的一种阅读方式。你如果不做这个,你就没有这样的市场,你做了,就肯定会有这个市场。”

    为阅读付费的观念深入人心

    5年前,中国数字阅读还处于起步阶段,电子书应该如何定价还正处于迷茫中。5年后,知识付费兴起,为值得尊重的内容付费已经深入人心。Kindle一路走来,也见证了国内数字阅读市场付费收入的增长。

    到现在为止,“我们每月活跃付费用户和阅读用户,包括出版社销售的收入和回款依然都在快速地增长。”李霜天说。

    读者愿意付费的不仅仅是消遣类的小说,或浅显易懂的商业读物,即使是学术类电子书,在Kindle平台上也受到读者追捧。商务印书馆的《社会契约论》就是其中一本,作为“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中的经典读物,这本书连续几个月入选Kindle付费电子书政治类类型中最畅销的图书,“当这类学术书越来越受喜欢的时候,说明我们整个社会总体的知识水平和文化水平在提升。”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表示。

    于殿利告诉记者,现在这种数字阅读市场状况符合正确的商业逻辑。他认为,电子书不能走免费的路子,因为免费的内容让读者短期利益得到了满足,但会损害整个内容创造长期的事业,长此以往,读者的长期利益就损害了,再过多少年就没有好书看了。

    在读者逐渐认可并习惯为数字阅读付费后,亚马逊还有更大的“野心”。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连续两年成为Kindle全球最大的设备销售市场,但艾博儒认为,中国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一方面中国的人口基数大。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可以往二三线城市下沉,现在一线城市北京、上海的渗透率已经很高了,可中国还有这么多的二线城市、三线城市,肯定也有喜欢阅读的用户,我们要往那个方向去寻找潜在用户,考量他们的需要和喜好。”艾博儒说,在专注阅读这条路上,亚马逊还会坚持很久。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中国书画导报六年精选集》出版
  2. 2《2011-2016黄金亮师生作品集》入编邀请函
  3. 3【环球美术网专稿】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书画百杰》
  4. 4张可珂诗文摄影集《诗影同行》出版
  5. 5“朗读者计划”让书店春天永驻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