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重构我们精神世界的动力资源

2020-09-13 caanets.com 编辑部
收藏

摘要: 我们仍身处其中2020年,是世界风云变幻的一年,也是众声喧哗的一年。“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都有一种期待,期待有一种超越性的力量,伟大的、能让我们静静思考的声音,巴金的声音就属于这样的声音。”评论家毛时

关键词:巴金 新书首发

我们仍身处其中2020年,是世界风云变幻的一年,也是众声喧哗的一年。“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都有一种期待,期待有一种超越性的力量,伟大的、能让我们静静思考的声音,巴金的声音就属于这样的声音。”评论家毛时安的这番话,也许正是巴金先生从作品至人生留给“后浪”们最大的精神遗产。日前,由巴金故居、巴金研究会、世纪朵云共同主办的巴金藏名家书画展开幕仪式暨《巴金的世界》新书首发式在朵云书院旗舰店举行,该活动同时启动了朵云书院上海之巅读书会全新板块“首发上海”系列。在展示巴金先生的书画珍藏、缅怀前贤的同时,多位巴金研究者、出版人相聚一堂,围绕“在今天,我们如何面对巴金精神遗产”等话题展开探讨。

自巴金先生离世至今的15年里,相关的学术研究一直在深入推进。“我们现在的文学版图,已经远远不是1930年代巴老写作时候的文学版图,这是文学版图多元和扩大的表现。”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表示:“反观巴金他们这代人的意义,不是被降低和冲淡了,恰恰能看出他们在这样宏大版图里独特的位置。”

活动中,上海谷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作家走走展示了多项相关的大数据:近十年中,与巴金相关的论文文献数量呈波浪式发展,研究主要集中在巴金的小说作品创作等文本审美研究,以及思想生活研究上。“近年来,文献主题从巴金与时代的关系等外部研究开始有了向内转的趋势,巴金研究的面向更为丰富,出版、传播、版本等问题均是热点。”走走说。华东师大教授陈子善认为,大数据里的巴金研究很真实,波浪形发展也很正常,“并不是研究论文多,持续攀升,作家就格外重要,在数量之外,文献质量也很重要。”他提及,近年来巴金故居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非常有意义:以青年论坛的形式,推动硕博士生进行系统深入的巴金研究,并在提交论文后进行评选,为巴金研讨会输送优秀学子和论文。“一个作家就是一个世界,要进入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很多研究者做了一辈子研究,都没有真正进入这个作家的世界。如何让青年朋友、‘后浪’朋友进一步走进巴金的世界,大数据为今后研究的拓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在理论研究的进入路径之外,更多人接触巴金,也许仍在于一种精神力量的汲取上。“在艰苦的山区务农生活中我没有掉过一滴泪,但点着油灯、躺在床上重读中学时代读过的巴金作品时却情不自禁地流泪了。”华东师大教授王圣思说:“文学的魅力就是恢复人能哭能笑能感受的天性,这是巴金作品给我最大的启迪。”在毛时安的记忆中,巴金先生是一个“集伟大与平凡、高贵与卑微、丰富与单纯、庄严和慈祥于一身”的人,对祖国的每一点微小进步都巨大肯定,同时对历史有着深沉的反省和批判,把自己的生命变成了对真理不懈探索的过程,“今天当我们需要重新修复灵魂时,巴金先生是重构我们精神世界的动力资源。”令毛时安印象深刻的,还有现当代文学中绵绵不断的承袭:“从叶圣陶先生发表巴金的作品,而后巴金又发表曹禺的作品……我们的事业是生命不断积累的过程,每个人都在时代提供的可能和局限中尽最大努力发挥出能量。”

与众人眼中温和的巴金先生相比,作家简平所发现的,是一个充满韧性的人。在巴金先生编辑的一本少年读物创刊号里,他发现了巴老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出,希望大家都能成为“穿山甲”。“他所希望的是,在很多时候能跨过则跨过的时候,需要给自己一定压力和动力去‘穿透’,要从地洞里花最大的力气,像穿山甲一样穿过去。这种韧性与批判精神是在他的作品里贯穿始终的。在文学家之外,称巴金先生为思想家,他当之无愧。”

今年是巴金先生逝世15周年,也是巴金故居向公众开放的第十年。在众多纪念方式中,阅读巴金是最贴近的方式,这也是上海之巅读书会以《巴金的世界》开启“首发上海”系列的原因。活动上首发的大型图文集《巴金的世界》,以信仰、文学和生活三个世界展现巴金先生一生的经历和成就。

作为巴金故居文献整理工作成果的一个展示,画册中有多幅巴金先生写作、生活的珍贵照片,还收入大量手稿、书影等文献图片,以此形成了解巴金和他同时代人的形象资料。陈子善注意到,在文学家、翻译家、编辑出版家的工作以外,作为文献学家的巴金留存了大量生活物证,如机票、戏票、电影票等等,“这些都是他一生的形象展示,通过这些能看出一个作家的具体日常是什么样的。巴金故居是一个正在逐步展开的宝库,里面迷人的地方会更好地体现出来,有很多可以进一步研究和探讨的东西。”

“戏单、生活票据,甚至电视机和冰箱的票据,以及萧珊女士当年生病时医院的票据等等,这些日常性的东西的完整保留和收藏,是巴老本人的性格脾性所决定的。而这些细节物件的整理和展示,则归功于巴金故居的团队。”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张伟表示。在向朋友介绍上图附近的人文标识时,张伟曾多次提及沿着附近的马路闲逛时就能遇到的多处文化名人故居。在各种故居陆续挂牌开放的同时,他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故居纪念馆能拥有巴金故居这样的理念,研究和管理并重,“对前来参观的人来说,呈现给他们的不是冷冰冰的展览,而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作家形象,这是非常重要的。”

如周立民所言,有那么多荣誉、头衔、议论、评价乃至传说,加在巴金先生的身上,他并不清楚是否大家是否还有可能拨开迷雾看清巴金先生,也不清楚今天的一切是否都是巴金先生想要的。“多年来,我总是试图把这个人还原到他原初的环境中,去看他的所思所想;同时,也把他放到我们当下的生活环境里,去体味他可能带给我们的生命启示。”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阚宁辉、浙江摄影出版社总编辑林青松等20位学者、出版人出席当天的活动,并采取云直播的方式,让更多“云上”读者共同感受巴老的文学与人格魅力。

注: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收藏

编辑推荐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中国书画导报六年精选集》出版
  2. 2《2011-2016黄金亮师生作品集》入编邀请函
  3. 3【环球美术网专稿】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书画百杰》
  4. 4张可珂诗文摄影集《诗影同行》出版
  5. 5“朗读者计划”让书店春天永驻

艺术批评

收藏关注

推荐资讯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说明广告报价羲之传媒专家顾问
返回顶部